有大广道人相助,再加上勾陈帝君本来就是当年妖族之主,占据着妖族之主的命格,天生便有命数加持,显得神异非常。想要炼化崇丘公子的白虎元神血脉,不过是水到渠成罢了。

只听得无双公子体内一道悲愤的哀嚎,然后就见无双公子体内一道白虎虚影咆哮,猛然自其体内窜出。

“回去!”大广道人番天印镇压而下,瞬间将奔出来的白虎血脉给砸了回去。

然后就见勾陈帝君体内幻化出一个黑洞,将那白虎元神一点一点的吞噬掉,再也不见了任何生息。

“成了!”半刻钟后体内一片平静,勾陈面色宁静的睁开双目,眼神里露出一抹轻松懈意。

“真龙认主吧!崇丘那边此时必然已经有所感应,咱们还需速战速决。在崇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速战速决,将所有的一切都解决掉!”大广道人看向虞七。

虞七看了勾陈一眼,这无双公子看起来性格温润,但骨子里却有一种外人不可见的桀骜,这种人会是那种省油的灯吗?

这种人会是好惹的吗?

会听从道门摆布吗?

不过那都不重要了,只要能分裂妖族,为人族争取时间,一切都值得。

虞七心头念动,缓缓摊开掌心,对于掌心中的真龙依旧有三分提防。

然后下一刻只听得龙吟声响,就见一条真龙腾空而起,猛然一声咆哮,然后倒扎而下。

大广道人手中掐诀,一道印玺飞出,镇压了真龙的异象,锁定了所有天机,使得真龙认主的异象不被任何人察觉到。

只见那真龙在空中一阵盘旋,左右打量一番后,看向了闭目盘膝的无双公子:“就是他吗?”

“不错,就是他!”虞七点头。

真龙深深的看了虞七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,然后一头扎了下去。

只见一股能量伴随着真龙认主,犹若是瀑布倒挂一般,向着无双公子的体内钻了进去。

浩荡连绵不绝的能量,裹挟着无匹的伟力,只听得崇丘公子一声惨叫,那真龙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强行灌入了其体内。

不过半柱香的时间,双方已经完成合体,一条能量形态的真龙,围绕着无双公子盘旋转动,将其周身牢牢的护持住。

“有点意思!”虞七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真龙认主,倒是有几分启发。

“如何了?”大广老道凑上前去看向无双公子。

“不错!感觉很不错!我终于知道,为什么人王的业位那么吸引人,那么令人陶醉了!”无双公子的眼神里露出一抹喜色。

“开始吧,虽然有番天印与圣人遮掩天机,但妖族有女娲娘娘盯着,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!”大广看向无双公子。

无双公子闻言没有说话,而是目光偏移,看向了虞七。

“想要盘古石?”虞七似乎知道对方在想什么:“你莫非觉得你的实力足够了?”

“是!我想试试!”无双公子周身气机开始升腾。

“呵呵,不知天高地厚。莫非你以为,融合了一条真龙便能与我做对?你不是人王!更不是那条以大商数千年国运为底蕴的真龙!”虞七看向无双公子。

“道门大计要紧,虞七有办法降服真龙,你觉得他没有办法奈何的你吗?”大广看向了无双:“大局为重。虞七的底蕴,不是你可以想象的。”

勾陈闻言深吸一口气,然后不再多说,只是一声咆哮,接着方圆万里妖气沸腾,无数的大妖向着此地疯狂汇聚而来。

妖族祖地

崇丘公子正在思忖着立国之事,身前各种关于人族礼法的书籍,堆积成山,看的他有些头大。

忽然冥冥中一股悸动传来,崇丘缓缓放下手中文书:“不可能!”

自家白虎真身的血脉,竟然感应不到了。

他感应不到自家白虎真身的血脉了。

这说明什么?

要么是自家真身被人斩杀,要么就是陷入了某个险境。

至于说造反?反噬?

你会自己造反你自己吗?

虽然是两个身躯,但思维却是共同的,相通的。完全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。

“不妥啊!”崇丘公子扔下了手中书籍,然后消失在了洞府内。

无双公子的修行所在

无数大妖汇聚,铺天盖地人山人海,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。

此时崇丘公子立于高台之上,早就有被道门驯服的妖兽,一丝不苟的准备着各种礼仪,不断在山中准备着各种各样的祭品。

待到一刻钟后,整理完毕,祭祀大典开始,一套流程下来,崇丘公子登临高台,手中持着早就准备好的香火,对着那高台一拜,然后周身真龙气机肆无忌惮的升空而起,冥冥中一道龙吟声传遍四面八方:“今我妖族立国,望天下众生共鉴之。”

咔嚓~

一道晴天霹雳,炸响整个大荒,传遍了中土神州。

妖族立国了!

正在山间奔腾疾驰而来的崇丘猛地呆立原地,抬起头看向苍穹,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。

立国了?

啥玩意?

自己努力了这么久,竟然被人摘了桃子?

开玩笑呢吧?

这不是开玩笑吗?

还有比这更大的玩笑吗?

群山寂静,陷入了死一般的凝滞。

天空中气数汇聚,滔滔不绝的气数,向着那无双公子汇聚而来。

妖族积蓄了数十万年的造化气数,此时尽数成为了无双公子的底蕴。

无数的气数,道不尽的造化,尽数为无双公子吸收。

“是谁!!!究竟是谁!!!”崇丘的眼睛都红了,声音里满是咬牙切齿道味道。

怒!

怒火冲霄!

还有比这个更令人恼怒的吗?

那可是自己辛辛苦苦费尽心思谋划的妖国,竟然被人给摘了桃子?

他崇丘不怒才怪呢。

“山河社稷图,给我镇压!给我镇压!妖族气数是属于我的!是属于我的!”看着大荒上空那犹若万流归宗般的气数,崇丘猛然抛出了女娲娘娘的山河社稷图,只见那社稷图内一道古老的意志复苏,刹那间迸射出无尽伟力,那本来汇聚起来的气数,以及正在奔腾汇聚而来的气数,就像是被点了定身术一样,呆呆的定在哪里。

所有人都知道,事情麻烦了!

麻烦大了!

然后那本来汇聚的气数逐渐退去。

崇丘止住脚步,深深的看了一眼远方,拿起乾坤图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,几个起落身形消失在天地间。

不管是谁夺了他的道果,现在都不是去找对方理论的时候。对方建立妖国,得了那般庞大气数,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“是女娲娘娘出手了”大广道人看着那再也汇聚不起的气数,眼神里露出一抹感慨。

“值了!至少夺了妖族一半的气数。这就是抢先一步立国的好处,就算女娲娘娘也反应不过来。等女娲娘娘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迟了!”虞七收回目光。

“等候无双的,是崇丘公子的清算。以及女娲娘娘出手的打压!”虞七看向大广:“没想到,女娲娘娘竟然真的还活着。”

“女娲娘娘可是不朽的存在,岂会那么容易陨落?”老道士摇了摇头:“要不了多久,崇丘必然会立国,到时候妖族两两相争,才是咱们想要看到的。”

“走吧,妖族的国度刚刚建立,足够无双消化一段时间了。咱们人族出现在这里,总归是不妥,会引起妖族排斥的。”老道士看向虞七,眼神里充满了怪异。

“我怎么了?为什么这种眼神瞅我?”面对大广道人的眼神,虞七有些发毛。

“没什么!没什么!”老道士将那句到了嘴边:‘咱们要不要将所有真龙都收了’话给咽了回去。

他知道这种问题虞七是绝不会答应的。

二人远去,无双静静的立在高台上,遥遥的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,眼神里露出一抹精光:“摆脱不了道门的控制。不说女娲大神,就是那道门的教祖,也不是那么好摆脱的。教祖实力深不可测,更叫人心中有些发毛。”

虞七回到重阳宫,老道士直接去了道门总坛,开始准备处理道门搬迁的事情。

人族朝堂

崇文店内

所有人都走出崇文店,看向了遥远的大荒,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。

“妖族立国了”傅天仇声音阴沉,虽然知道这一日早晚会降临,但谁也不曾预料到,来的会这么早。

“麻烦大了”费仲挠了挠脑袋:“莽荒中的探子,可有信报传来?”

“此地相隔莽荒何止亿万里之遥,哪里有那么快”傅天仇看向了朝中文武:“九边大军必须要维持好,不能出现任何意外。全力支持虞七供养九边大军,诸位大人没有意见吧?”

“人族与妖族必有一战,咱们争权夺利归争权夺利,九边大军可是事关生死大业,事关我人族安危,不可有半分马虎!这笔账,咱们认了!”姜飞熊瞪大眼睛:“事情紧急,不能出现意外啊。”

“唉,便宜了虞七,否则变法怎么会叫他这么容易收尾啊!”黄飞虎无奈一叹。